天津商澤外貿綜合服務有限公司 旗下外貿綜合服務平臺

注冊

86-22-23353649

2019 05-21

逆周期調節料發力 人民幣不會無序貶值

來源: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正逼近關鍵心理位置。短期看,外匯市場出現一定的順周期波動,短期匯價存在超調風險,適時開展逆周期調節、發揮宏觀審慎政策的托底作用顯得必要且合理。長期看,人民幣不存在大幅貶值基礎,短期波動演變為無序貶值的可能性較小。
 
 本輪人民幣對美元貶值始于4月下旬,事發突然且跌勢洶洶。市場力量主導了近期人民幣匯率調整。本輪人民幣貶值中,離岸人民幣一直走在“前面”,在岸人民幣市場匯率跟隨其后,最后才是中間價。據統計,4月18日至5月17日,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貶值2719點,幅度為4.07%;在岸人民幣美元即期匯率貶值2280點,幅度為3.41%;中間價則貶值1749點,幅度為2.61%。
 
 在諸多市場因素中,外部風險扮演了重要角色,人民幣匯率因市場情緒變化而快速走弱。這一幕與2018年二三季度人民幣快速貶值頗有幾分相似。
 
 美元指數走強對非美貨幣匯率施加下行壓力。當前全球經濟總體延續增長但發達經濟體表現分化,“美強歐弱”格局有強化跡象,美元指數重新走強并一度升破98。從全球市場來看,近期巴西雷亞爾、韓元、阿根廷比索等對美元也都出現了較快貶值。
 
 近期人民幣匯率調整顯然并非有意引導。相反,匯率的短期較快波動已引起相關方面關注。央行近期發布的一季度貨幣政策報告指出,加強宏觀審慎管理,穩定市場預期,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5月19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有基礎、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中國外匯市場穩定運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應看到,人民幣匯率不存在大幅貶值的基礎。今年經濟開局良好,好于預期。目前經濟基本面并未出現明顯變化,減稅降費及支持實體經濟的“寬信用”政策逐步顯效,國內經濟增長韌性明顯。長期看,我國發展仍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擁有足夠的韌性、巨大的潛力和不斷迸發的創新活力,經濟長期向好趨勢沒有也不會改變,經濟基本面將繼續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有效支撐。
 
 但也應看到,境內微觀經濟主體尚未完全樹立財務中性理念,外匯市場容易出現“追漲殺跌”的順周期行為和“羊群效應”,從而加劇市場波動。這樣的情況在過去幾年多次出現。
 
 5月20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下調129個基點,報6.8988,距離6.9只差12個基點。外匯市場上的離岸、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早已跌破6.9,離岸人民幣匯率更是一度跌至6.9486。6.9破了,下一個整數關口就是7。
 
 每當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逼近7時,會否破7的問題就會引發市場熱議,這次也不例外。人民幣匯率是否必須堅守某一點位,這值得商榷。不少市場人士相信,7作為重要“心理關口”,短期若被突破,恐將進一步助長“羊群效應”,可能引發人民幣匯率超調,還可能加劇資本流動的波動。
 
 適時發揮逆周期調節的托底作用已顯得合理且必要。在貨幣政策報告提及“加強宏觀審慎管理”之后,潘功勝此次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提到,根據形勢變化將采取必要的逆周期調節措施,加強宏觀審慎管理。
 
 近年來,有關部門在應對外匯市場波動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充足的政策工具,考慮到我國擁有超過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可對人民幣匯率起到有力的支撐,短期人民幣波動演變為無序貶值的可能性較小。